您当前位置: 双江 >> 民族文化
汉族民风民俗
[ 峨山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0-01-29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 ]

    发布机构:双江镇党政办

    民风民俗

    双江镇居住的民族有10多种,其中汉族人口居多,其次是彝族、哈尼族、回族等少数民族。1998年区划合并后,原锦屏张、高平乡并入双江镇。2007年末全镇总户数17896户(其中县属单位8826户),农业户6926户,总人口47276人(县属单位18114人),其中:男23807人,女23469人,全镇农业人口24330人,在农业人口中,男11739人,女12591人。乡村农业人口24330人,其中劳动年龄内16786人,占86.56%。全镇人口中汉族19935人,彝族21020人,哈尼族3383人,回族2567人,其他少数民族371人,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57.83%,人口密度147人∕平方公里,人口自然增长率5.38‰。

    汉族民风民俗

    一、族史

    元代前后,有少数汉族迁入县内。明洪武十四年(1381)朱元璋派颖川候傅友德,平西候沐英率30万大军进入云南,大批汉族随之进入县内,双江辖地较多。洪武二十二年至三十一年(1389~1398),沐英及子沐春两次奏请迁南京,江西等地汉族 280万进入云南,大批汉族进入县内,且城里及郊区居多,这些汉族屯田垦殖,史称“军屯”、“民屯”、“商屯”。以举业(执教),授艺、游宦(为官)迁居县内的也有,还有贬商、流放、躲避灾祸进入县内的,但为数不多。

    1998年双江镇汉族人口19822人,是全镇总人口41521人的47.7%。至2007年末,全镇人口中汉族19935人,是全镇总人口的42.17%。汉族居住的房屋,农村住户多为土木结构的瓦房。样式多为三间四耳一天井的四合院。80年代后,人民生活水平逐渐提高,农村住房除盖土木结构的瓦房外,有的农户还建盖一楼一底的砖混结构的小院落,机关、城镇多为数一楼一底的砖混结构的成幢楼房,而且住宅的装修和人均使用的面积也越高档和越宽敞。

    二、饮食 

    主食大米,兼食小麦、蚕豆及其它食品,城乡汉族多为一日两餐,少部份三餐。菜多以蔬菜和肉食为主,肉食多以猪肉为主,鸡、鸭、牛、羊、鱼类等兼食。汉族秋冬季节多腌制咸菜,主要有卤豆腐、豆豉、辣椒、青菜、萝卜等为主,肉类亦在冬季加工成腊肉、火腿、香肠,贮藏备用。

    三、服饰 

    辛亥革命前女子多缠足穿耳,男子留辫。女子多穿满襟衣和挽裆裤,男子多穿长衫和挽裆裤。辛亥革命后,女子多不缠足,男子已不在再留辫,男女服装均变化不大,只是少数富贵人家的女人有着旗袍和裙子的。已婚女子梳髻,戴勒子,不再披头散发。男子穿对襟衣裳,挽裆裤,少数有头面的人物穿长衫或中山服。新中国建立后,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流行男性穿中山服,女性穿列宁服(机关单位居多),且大多灰或篮色。随着人民生活的改善、社会的改革开放,汉族男女服饰都有较大改变,特别是近几年来,西方服饰文化大量传入中国,新潮时髦服装五花八门,青年男女穿着得靓丽风流,中老年人的穿戴也不拘一格,色彩丰富多样,敢与晚辈们一比高低。

    四、婚俗 

    解放前,绝大多数男女的婚姻是遵照父母之命,媒妁之约的包办婚姻,极少数接受新思想的知识青年男女主张婚姻自由、自主和自愿,反对包办婚姻,自作主张成婚者有之。结婚年龄多在15~20岁之间,也有人结婚小到十二、三岁的。汉族男女的婚俗一般由男方父母托请媒人到女家提亲,经媒人撮合,且男女双方时辰、八字相符合,两家商议妥当后,由男方买杂糖和猪肉各6斤,到女方家相亲(即初次见面),双方考查中意后,最后作出决定,订出一吉日,由男方买齐所需物品,请媒人一齐去到女家,整一顿饭吃,即称吃“定亲饭”,这天还特需放一串鞭炮,以让全村人都知道这门亲事。待男方选定迎娶女方时日后,由男方母亲和媒人去女方家“通讯”。婚礼头天,男方家的亲友挑着酒、肉、菜、糖等东西去“过礼”,礼物数量多带6,取“禄”之谐音。男方及送礼人员当天返家。第二天讨新媳妇,有雇轿子抬的,也有骑马娶亲的。婚后,男女一方早逝的,对方可以嫁娶,但多数有儿女的妇女,守节不嫁终生。男方也可招婿到女方家,俗称“上门”。汉族可与各族通婚,但遵循一夫一妻制,少数有权势的人家也有一夫多妻和“童养媳”等畸形婚姻。

    新中国建立后,国家颁布了“婚姻法”,提倡自由恋爱,自由婚姻,旧的婚俗逐步被革除,绝大多数青年都能以自己的意愿选择伴侣。但近几年来,大操大办婚事,互相攀比的不良风气有不断上升之势,办一场婚事请上百桌客人,花销三、五万元的并不少见,即是在经济并不宽裕的农村,娶个媳妇也得开支万元左右,不少人家借债娶媳妇,儿孙长到三、四岁还未还清欠债。新时代的婚礼仪式与省内汉族相同。

    五、丧俗 

    汉族习惯实行土丧,俗称“入土为安”。有人去世先为其净身、剃头、更衣、装进棺材中,嘴里放进“含口钱”,升在上堂屋正中。死者家属对近亲必须立即“报丧”,并由他们亲视入殓。入殓衣服穿三、五、七单数,用一块红布盖脸,称“盖脸布”为人逝西归,有吉祥之意。在发送死人前,亲友或本家请道士设道场、搭灵堂、请和尚念经、请打击乐队(老洋鼓)、花鼓队,形式不拘,但却都是为超度亡灵,祝愿他(她)们在天国平安吉利,得到好处。亲友吊唁称“烧纸”,烧纸的人向死者行礼时,死者的儿子、媳妇必须跪在棺柩两旁向吊唁人叩头还礼。当晚子女须守灵,表示孝敬父母,最后一次和父母在一起。死者的子女、晚辈、近亲人都戴白孝,表示哀吊思念之情。出槟时,棺盖上放一只大红公鸡,还有一碗米饭,饭中间置一个鸡蛋,俗称“倒头饭”。由吹鼓手奏哀乐、花鼓队边跳边舞。一路燃放鞭炮,撒纸钱开道。抬死者称“抬重”,一般70岁以上的老人抬前8后8,共16人,抬年青的死者一般前4后4共8人,或前4后6,共10人即可。死者抬出村后,须在第一个十字路口谢孝,送丧亲友大多回家,谢孝的子女,争先恐后跑回家,先到家者为最好。入葬后,用土、砖、石垒坟,第二天,死者子女和亲属们要到新坟上添土修整,俗称“复土”。之后,多数人家皆为死者刻石立碑,每年逢清明节期间都到坟上祭扫,献上水酒食品寄托哀思。

    六、节庆礼仪 

    峨山县双江镇汉族节日与省内其他地方汉族相同。主要的节日有春节、元霄节、二月八、清明节、端午节、中元节、中秋节、冬至节、财神会。

    春节  又称过年或除夕,从腊月的最后一天下午开始进入过年,这天叫做“大年三十晚上”,各家都贴上门神和对联,饭菜做得比平时丰盛,饭菜做好后,先要鸣放鞭炮、献饭、烧纸钱敬献天地祖宗,向门外送过水饭后,一家人才在青松毛上团团坐席而食。当晚必须洗脚,意即不能让脏东西带入明年。这是辞旧岁,迎新岁的时刻,大人要向小孩发放压岁钱,意即希望子女平安,快长快大成才成器。三十晚上不兴到别家串门,当晚半夜一过,即进入新岁,爆竹声响成一片,称“迎新岁,接天地”。从此时起,井上有人挑水,先插上6柱点燃的青香,之后便“请水”回家。大年初一不杀生,锅里不炼油,不朝门外倒水,也不兴扫地,这样才不会丢失财运。从年初二起,有请春客的习俗,一般是岳父母请女儿和女婿回家过年,这种活动延续到年初四、五。

    元霄节  阴历正月十六日,建国前较为热闹,有舞龙灯、耍猫猫、蚌壳、狮子、唱灯、唱戏的,天黑后互换香火,以求吉祥平安。近年来,不甚隆重。

    二月八  推花车挂香钩。又叫迎城隍,是县城及城郊农村为“城隍老爷出巡而举行的盛会”。为建国前峨山县城最热闹的节日。从正月十五元霄节开始,至三月初一、二结束,延续 45天。最热闹的日子是二月二十八日至三月初一、二这几天。杞城隍活动始于明初,至清代设立祭祀礼仪。城隍出巡至哪个村寨,哪里就办伙食,有的唱滇戏,有的唱花灯。在接神仪式中,由东关厢人将城隍迎至嵩公祠,各村也将自己的土主神送到东关厢,在此供奉三天,接着由登云村迎杞。之后,依次是三家村、下石头村、南门外、王家村、西关厢、上街坊、中街坊、下街坊,下街坊人将城隍神像送至桂峰桥下河沙坝中的大花车上,顺河东下至猊、练两江交汇处,再由九龙营人将它迎接到村内。之后便是安逸村、柏锦村、桂峰村,此时已到农历2月27日,此日必须把城隍和众神迎至城内。其路线是先将各土主神迎到练江北岸,再将城隍送上花车,逆水而上推至桂峰桥边沙河坝上。大会先在练江南岸,柳树丛中搭好戏台,唱一出“文王访贤”给众神看,待戏唱毕,始抬着城隍和众神的轿子,绕道至西门入城。民间艺人表演各种节目,鼓乐喧天,鞭炮齐鸣,沿街而下,两旁拥挤着无数百姓,直至城隍和众神被送入城隍庙。在接神仪式中,举行推花车,掛香钩活动。花车上竖12层宝塔,塔顶上站一似麒麟的独角兽,用竹扎彩画糊裱后而成,随出巡的众神前进。掛香钩是一项对神了却心愿的活动,为父母或自己向神祈求袪病除灾,许下二月八掛香钩心愿,即事先准备好6个微型花篮,到时用小铁钩穿破自家身体皮肉,将花篮悬掛于双钩下方,篮内焚香设供品,双手拄杖平抬,随迎神队伍沿街游行。

    清明节  为二十四节令中的清明日,家家户户备办祭品,在清明节的前三天或后三天上坟祭祖扫墓,以示不忘祖宗,表追念。

    端午节  农历五月初五,家家吃粽子,喝雄 黄酒,门上插艾蒿、菖蒲,小孩胸前挂香荷包,手上戴百索(五色彩线),相传吃粽子为纪念爱国诗人屈原,其它作为有驱鬼避邪,祈求平安吉利之说。

    中元节  又叫七月半,农历七月十一日至十五日,祭祖和超度亡灵魂,初一或十一日接祖,十五日送祖。接送均奉献贡品,烧金银钱财给祖宗受用。佛教教徒在七月十五日为超度祖先亡灵举行盂兰盆会。

    中秋节  农历八月十五日,此日夜晚用月饼和一些金秋果实奉献圆月,然后合家欢聚享用。外出者要赶回家中过节,全家团圆,皆大欢喜,此节也称“团圆节”,故此节受重视程度仅次于春节。

    重阳节  农历九月初九日,爬山登高,向老人祝福,饮菊花酒。近年来,为表示对老人尊重,九月九日定为“敬老节”。

    冬至节  农历冬至日,俗称“过冬”,吃糯米汤圆,合家欢宴祭祖,送水饭纸钱物给祖宗享用。

    财神会  农历三月十五日举行,在县城南灵官殿唱戏3天,以《财神图》为正戏,其他有《三进碧游宫》、《黄飞虎反五关》、《斩三妖》、《白蛇传》等戏。

    上述节日除春节、清明节、端午节、中秋节,四大民间节日在建国后仍保留延续外,其它节日多不流行。

    建国后与其它各民族共过的有“十·一”国庆节、“九·九”敬老节、“八·一”建军节、“七·一”建党节、“六·一”儿童节、“五·一”劳动节、“三·八”妇女节等。

    文化艺术  峨山汉族语言属汉语北方方言,西南次方言滇中土语,它与各地皆可通话,由于历史源流,区域颁布和受县内少数民族文化影响的不同,汉族聚居较多的双江、小街、甸中等地的语音略有差异。

    汉族自明代进入峨山后,中原文化随之带入,其显著特征是儒家文化,建文庙(孔庙),办学宫,同时建祠寺,佛教文化大兴。有《哀滇南赋》、《古赋》及少数五言古诗、七言古诗和七言律诗,还有记事性散文,如《忠孝堂记》、《如是庵碑记》、《新建文庙碑记》等。清代诗词、歌赋作品增多,各类散文也不少,内容多为对县内风景名胜的赞美,反映民生疾苦的作品少见。散见的有《重建嶍峨石桥募引》、《咨访事》等,集录的有《听雨楼诗草》等。

    民国初年,双江镇画家董贯之绘制了《护国军在五华山开武亭誓师大会图》、《关云长水擒庞德图》、《八仙庆寿图》等,在昆明开设“贯之美术馆”,出版了反映云南风情的《古滇土人图志》。30年代《云南日报》刊载了双江镇张心聪的漫画和木刻200多幅,后汇集成《漫画选集》,同期,双江镇人周静溪也出版了《静园诗草》。

    清末民初,滇戏、花灯由外地传入峨山汉族地区。民国时期,双江镇民间有滇戏、花灯演出活动,县城内戏班老艺人龙小七(艺名梅艳芳)、孙忠孝等逢年过节经常组队演出,剧目有《秦香莲》、《白蛇传》、《三岔口》等,这种活动一直持续到60年代初期,进入80年代后,峨山文学创作十分活跃,双江镇业余作者人数众多,且作品质量、数量在全县皆居首位,彝族作家普飞,汉族作者徐啸虎、董绍华、张学顺、徐明昌、杜代昌、郑彝忠、冯治平等人都是双江籍作者。这个作者群在全国、省、地、市、县各级文学、文艺刊物上发表了各种文艺作品上千篇。在县文化馆创办的《峨山文讯》(后改为峨山文化)上,汉族业余作者发表了大量的小说、散文、诗歌等作品。1985年编辑的《嶍峨风情》及1989年出版的《峨山民间文学集成》,有不少神话、传说、民间故事是双江镇作者收集整理,反映双江地区民风民俗的。

    宗教信仰  双江镇汉族主要信仰佛教和道教。佛教是汉族进入峨山后带入传播的。峨山道教正一,全真两派均有,传入时间至迟在明代。

    佛寺是佛教活动的场所,明清时期,双江镇内有以下佛寺:

    如是庵  在县城东南三里巽峰山下,明洪武年间(1368~1398)建,僧人如法重修。如是庵是县内建盖最早的佛寺,誉为“峨阳八景之一”,称“南寺晨钟”。1970年毁于大地震。1993年由信徒捐资在原址重建庙宇,取名普华寺,作佛教徒活动场所。

    瑞竹寺  在县城东一公里处,清乾隆年间(1736~1785)河西人旃天凤所建。寺分三层,供有弥勒、观音、地藏王等多尊菩萨神像,民国年间在前层增塑四大金刚和哼哈二将。

    登云寺  在县城东北一公里处,为士人赴科者饯送于此。明崇祯癸未年(1643)僧人止庵募化所建,清康熙乙已年(1665)总兵刘文进重建。清嘉庆年间(1796~1820)设登云书院,供士子研读。咸丰六年(1856),毁于兵焚。同治十一年(1872)重建。民国年间,改为奉祀南宋抗金英雄岳飞的庙宇,被誉为“峨阳八景之一”。

    大佛寺  在县城东南约一里的九龙营村,大佛寺供奉释迦及十八罗汉塑像。

    观音阁  在县城东南约半里,明万历辛亥年(1611)遵义府同知邑人刘之阑建,崇祯壬午年(1642)邑人杨学礼重修。民国年间,观音阁仅保留有正殿三间,内供奉观音大士和韦陀塑像。

    道教的道观有文昌宫、真武阁、灵官殿、三元宫、东岳庙,这些道观场所均在双江镇内的县城郊区不出三里之地。

    双江汉族信奉参与佛教和道教活动,自明清以来,除出家道士外,一般信奉佛教的人也信奉道教,形成佛道不分的现象,两教同有祈求菩萨或神仙保佑、袪病禳灾,祝愿人世间风调雨顺,丰收兴旺,家庭平安等特点。
 

编辑:梁晨曦
分享到: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