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民俗民风 > 正文
柏叶:为家乡山水民族而歌
[ 峨山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17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 ]

柏叶,彝族,1963年出生于峨山县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今年1月,鉴于柏叶在2019至2020年度中国少数民族诗歌领域作出的贡献,被中国诗歌春晚组委会授予“2019年度全国十佳少数民族诗人”荣誉称号。

读者印象

柏叶,自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以来,创作出版了《魂归沉寂》《疯狂的野兔》《狂野的风》三部长篇小说,《飞翔的天空》《彝山恋歌》《梦的眼睛》等六部诗歌选集,同时创作了很多歌词、戏剧作品。

在网上,有些读者读完柏叶的作品后发表感慨。原《边疆文学》主编张永权评价柏叶说:“他是从彝山走出的青年诗人,读他的诗,让我们感受到一个彝族青年诗人对祖国、对故乡以及对自己民族的赤子情怀。传统、现代、未来都在他诗的意象中闪现。”

在诗歌《石柱上的图腾》中,柏叶写道:

祖国,我望眼欲穿的祖国

我生死相恋的母亲

你是高原女人唱红的

一朵最鲜艳的山茶花

我是花蕊上采蜜的蜂儿

你是阿爸宽大厚实的掌心里

密布的茧子、清晰的纹络

我是茧子里痛苦的希望

我是纹络上汹涌的江河……

诗人通过排比将内心汹涌澎湃的感情推向极致。读完此诗,记者便在脑海中勾勒出诗人朴实善良、执着爽朗、热情耿直的形象。

创作历程

在峨山县民宗局,记者见到了彝族诗人柏叶。57岁的柏叶清瘦的脸颊上印刻着深深的皱纹,黝黑的肤色、利索的短发、花白的胡须,一副方框金属眼睛架在鼻梁上,敦厚的样子比想象中要沧桑。

“我的写作,可以分为两个时期。”柏叶说,“1985年以前我写作为的是改变生活,以后才慢慢改变了这种认识。”柏叶愉快地回忆起青少年时的过往。

在4元钱就是一个学生一个月生活费的年代里,柏叶上初中。因听到同学的哥哥通过写作投稿来赚稿费,柏叶暗下决心也要做那样的人,靠写作赚钱来贴补家用。于是,但凡有点空白的纸,柏叶就用来练笔,在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自己的诗。

1980年,上高中的柏叶用粉笔将自己写的纪念“七一”建党节的主题诗《献给党的歌》抄在了黑板上,被同学举报,说他抄袭。班主任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,夸柏叶写得好,鼓励他继续努力。得到班主任老师认可的柏叶,对文学创作的信心倍增,写诗、投稿成了他学习的动力。当柏叶收到四川《凉山文学》编辑部寄来的6元稿费和样刊时,“柏叶”两个字在校园里传遍了,而柏叶却很平静,他明白这对家境贫寒的自己来说远远不够,要减轻家庭负担还需要写更多稿子。稿费从6元递增,柏叶的诗逐渐成熟。当农民、做民办教师,这些职业都没有让柏叶停止写稿挣稿费的念头,他义无反顾地坚持着。柏叶深吸一口烟说:“那时,6元稿费够我用上一个半月,够父亲往返好几十公里路卖好几担烧柴。”

1985年柏叶在省作协文学创作培训活动中,有幸聆听到了晓雪老师的课,从此,他的思想发生了变化,他开始重注作品对现实生活的反映。再后来,柏叶结识了吉狄马加等知名作家,在与他们的交流过程中,深受感染熏陶,作品也渐渐成熟起来。

1988年,柏叶的诗歌《绿汁江》获云南省少数民族诗歌大赛优秀作品奖。1990年,柏叶加入云南省作家协会,其作品开始多次获奖,并在多家出版社相继出版。1992年,柏叶诗集《我的“度几嫫”》获云南第一届文学艺术创作文学类三等奖;1998年,诗歌《流星》获第一届“边疆文学”奖;1999年组诗《梦的眼睛》获“云南省庆祝建国50周年征文”一等奖……各种国家、省级、市级荣誉接踵而至。

四十余年的创作历练,柏叶的思想认识、作品风格、工作状况等都发生着变化。彝族青年文学评论家李发荣曾夸赞说:“柏叶的诗歌从早期生活牧歌式的民族抒情逐渐转向对历史、自然、生命等的思考,他有意识地将民族寓言、传说、故事通过叙事融入其中,使诗歌散发着理性思辨、神秘主义以及日常顿悟的光芒。”

荣获“2019年度全国十佳少数民族诗人”荣誉称号之后,柏叶谦和地说:“我是农民的儿子,期待以我对生活的真情实感、对客观世界的独特感受,写家乡山水,写世间冷暖,用诗歌的魅力和思想意境,唤起读者共鸣。”(玉溪日报记者  沈杰  文/图 )

编辑:赵书艺  审核:陈荟吉  终审:柏云飞
分享到: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