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民俗民风 > 正文
峨山山乐队:音乐让心灵不再无处安放
[ 峨山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17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 ]

66

山乐队成员合影,从左到右分别是徐帆、矣夏、陈康、李炫。

在峨山,有这样几个小伙,他们平日里为生活各自忙碌,但只要有时间就会聚到一起玩音乐,音乐让他们结下深厚的友谊,并促使他们组建成乐队。一直以来,他们都保持着对音乐的挚爱和追求,每当受邀演出他们都会挤出时间倾力参与。1月18日,“梁子一路情·扎实唻果嗦”开新街暨油菜花文化旅游节系列活动——花海音乐会举行,他们为置身于花海的游客带来了一场难忘的音乐盛宴。之后,记者采访了他们,听他们讲述在音乐道路上的付出和收获。

音乐让他们凝聚在一起

“我们山乐队是2019年上半年成立的,虽然成立的时间不算长,但其实我们早就在一起玩音乐了。我们都来自双江街道,且年龄相仿,所以感情一直都不错。”徐帆向记者介绍乐队的情况。他们是一支90后乐队,因为热爱音乐玩到一起,在音乐这条道路上,他们曾各自面临过很多艰难和压力,在放弃与坚持中不断挣扎,最终挺过来了。自从乐队成立后,不管什么演出,只要受到邀请,他们都会很有默契地拿出时间排练。

如今,山乐队的固定成员是4个人,分别是吉他手陈康和徐帆,贝斯手矣夏,鼓手李炫。他们每个人的唱功都不错,因此每次演出各自都有演唱曲目。当然,他们在音乐上还是会有“碰撞”,就个人喜好来说,陈康偏爱民谣音乐,而矣夏和徐帆喜欢重金属音乐,这也促使他们要不断磨合。他们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初衷,玩音乐是兴趣爱好使然,所以即便没有任何演出,他们也会凑到一块,感受音乐带来的快乐。

矣夏告诉记者,如今乐队的风格还在探索中,他们把总的基调定为硬摇滚风格,随着时间和经验的积累,他们想融入一些峨山本土文化元素,弘扬彝族文化,同时也想借音乐诠释生活在峨山这片土地上的幸福感和满足感。说起来,他们一直想通过作品拉近与观众的距离,为此他们在紧锣密鼓地搞创作。目前他们的创作主要围绕在双江小学读书时发生的故事展开,希望能让他们这代人从中找到共鸣,找回曾经的美好时光。“我们定下了目标,要创作出属于我们自己的作品,要有我们自己的代表作。”矣夏说。

与音乐的不解之缘

而立之年的矣夏是1999年开始接触摇滚乐的,他还记得当时听到Richard Marx的《Right Here Waiting》,一下子就被打动了。当时他不知道歌名,以至于多次去音像店都没买到这首歌的碟子,不过在找寻这首歌的过程中,他喜欢上了摇滚乐,并把伍佰视为了偶像。读初三的时候,矣夏在同龄人的影响下接触到了金属乐,这让处于青春叛逆期的他,找到了情绪宣泄的出口。之后到昆明上大学,是他接触金属摇滚乐最重要的一个阶段,在观看了不少国内乐队到昆明的巡演后,他发现自己不想只做一个乐迷。大学毕业后,在现实与理想落差中,他更加离不开音乐的陪伴,由此他在音乐这条道路上义无反顾地走下来了。

1993年出生的陈康,上初中的时候认识了徐帆、李炫,当时只有徐帆会弹吉他,他们分享了各自喜欢听的音乐后发现原来大家都喜欢摇滚乐,就此他们组建了乐队。由于没有什么经验,他们磕磕碰碰地摸索,直到后来乐队陆续有新成员加入,才渐渐地受到邀请,参加演出。可是后来因为学业和工作大家就分开了。到2014年,陈康开始自己创作民谣音乐,在各个酒吧跑场做驻唱,之后他写了《关于峨山》《西门市场》等歌曲在网络上发布,得到了不少粉丝的认可。徐帆也在峨山开了琴行,以前分开的伙伴又重新聚到了一起。

1994年出生的李炫告诉记者,初中毕业后,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很迷茫,不知道该做什么,该往哪走,这期间在徐帆和陈康的影响和鼓励下,他去学习打鼓。后来,他读玉溪工业财贸学校,有机会参加了学校的晚会,这让他备受鼓舞。之后几经辗转,在放弃与坚持的矛盾中,他认识了不同的音乐伙伴,听到了不同人的故事,慢慢地就走到现在。“我去过很多地方,也接触了很多的音乐风格,深受朋克音乐的感染,才发现内心喜欢的是新金属、硬摇滚、雷鬼。”李炫说。

1993年出生的徐帆至今清晰地记得初二那年,学校带他们去体育馆看乐队演出,那是他第一次看乐队现场演奏,这让他有了想玩乐队的冲动。初三的时候,他和陈康、李炫三人组建了乐队。后来,在玉溪工业财贸学校,他们三人也在同一间宿舍,那几年他们的乐队办得有声有色,但毕业之后大家就各奔东西了。2016年,徐帆到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学习,系统地学习了电吉他,之后他回到峨山,开了现在的琴行。

在音乐中感悟

山乐队成员在音乐的陪伴中走来,感慨颇多,采访的最后,他们作了一番分享。

矣夏认为极端金属、重型音乐是特别给人力量的,这些音乐有丰富的文化积淀,也具备宽广的思想性,还特别有历史感。这些音乐陪伴他度过了美好的学生年代,如今步入社会,也影响着他的人生观、价值观和世界观,指引着他的人生坚定地向前,丰富了他的内心世界。

陈康告诉记者,他喜欢的乐器很多,只要能弹出旋律或打出节奏的,他都感兴趣。他喜欢的音乐风格也是多样的,他觉得音乐只要能带来身心上的愉悦就行,他不刻意去喜欢某一种音乐风格,喜欢随心随性而为。他希望自己能坚持创作,且创作出的东西能给人带来快乐。

李炫说,他曾经很多次幻想过如果没有音乐,没有乐队,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?他现在过什么样的生活?他很庆幸音乐带他走上了一条正确的道路,也很庆幸因为音乐结识的朋友在人海中分开又重聚,也让他的心灵找到了归宿。

在徐帆看来,他觉得音乐是他精神上的一种追求,音乐让他的内心得到了安定。在音乐的道路上他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希望大家都能坚持走音乐的道路,也希望他们用音乐能够影响和激励身边的人。(玉溪日报记者  李艾丽  文/图 )

编辑:赵书艺  审核:陈荟吉  终审:柏云飞
分享到: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