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民俗民风 > 正文
峨山老城,记忆的乡愁
[ 峨山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2-17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 ]

中街上已经拆除的一幢老屋。继承和发展是建筑界永恒的话题,古老建筑在延续历史的同时,意味着他们必将走向开放性与城市化。这种改变好似歌德在《浮士德》中说的一句话,“很多时候你认为是自己在主动前行,其实是不知不觉被推向前方”。

西关厢也曾经是车水马龙和人流汇集的热闹地方

中街上骑车穿过的路人和双江卫生所旧址

基督福音堂是老城标志性建筑之一

老屋、老墙和那些长在房前屋后的一花一草都是老城的风景和记忆。

街头每天准时开门的老店和一早的露天菜市,是“老峨山”都爱光顾的地方。

 一户即将拆迁的阳台。花盆、植物、自行车以及晾晒在阳台上的衣物等,构成了嶍峨老城的乡愁。

放学的学生被家长护送着穿越大街小巷、在老城路边驻足玩耍是这里的一道风景。

搬家了,就要离开居住的故地,是喜悦也是感伤。

弯街上的旧时光,虽然短暂,但老城人可以在这里晒太阳、晾衣服、闲聊和遛弯。虽然逼仄,但仍然装下了许许多多的人事和许许多多的记忆。 

老城的午后时光。拆迁并不仅仅是拆旧换新,随着峨山旧城区的改造,老城和与之关联的生活不复存在,人们脱离了喧嚣简陋的大杂院,搬进了高楼大厦,而都市中的钢筋水泥丛林,似乎并非自己的精神故土,老城的消失成为了当下的城市乡愁。

谁曾从谁的青春里走过,留下了笑靥?谁曾在谁的执着里追逐,泛滥了坚持?谁又在谁的时光里停留,温暖了想念?

从我居住的练江北路穿过一条小巷,不到十分钟的路程,就是老城的中街了。中街和与之相连的上街、下街构成了老城最长的一条街道,长近一里,宽不过五六米,也是老城的主街。细长的巷子从东门一直延伸到西门,既赶街子又通行车马,是老峨山的中轴也是灵魂。与上、中、下街并列和相连的还有西关街、东关街、文星街、莱熏街、永安街、南后街等十多条大小街道和街中小巷,这些老街与街道两旁的新老建筑一起构成了嶍峨老城的基本面貌,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来没有大的改变。行走在嶍峨老城的宽窄巷子里,我一边感受这里的生活与节奏,一边在追寻它的历史。

第一次走进中街,是在夏日的清晨,这里还在赶早市,远近的菜贩、商贩沿中街和下街窄窄的街道摆摊设点,赶集的男人女人,人声鼎沸。街市上售卖着小街的瓜果蔬菜,化念、岔河的各种水果,甸中、塔甸的时鲜山货,甚至还有大龙潭的鸡  与干巴菌。日头在升高,赶集的人越来越多,杂货店、修理店、裁缝店、理发店、麻将店相继开张,都热闹了起来,在中街与峨峰街交会的几家小吃店前,围了不少人,是专门来品尝各种小吃的。一条街子,买菜的、卖菜的和过路的也大多是昔日的邻居与街坊,走不出几步就要和李大爷张大爹打招呼,街子成了串亲访友的好去处。到中街不仅只有逛街,还可以看看高大的基督教堂,走访一下翠秀书院原址,在弯街感受时光的停留与彷徨。从中街往东,有曾经的县医院、中医院、皮革厂等旧址;往西,有张公祠、周淤礼故居;往北,有文庙,现为双江小学所在地……

老峨山每个人都记得老城的一段故事和历史,每个人都珍藏着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情怀与感念。城市的变迁是自然规律,但乡愁最能勾起人们对历史和美好事物的回忆。我再次来到老城时,这里已经开始搬迁拆建,旧时的张公祠、弯街旁的基督教堂与原翠秀书院以及西门外的建筑大多已经推倒,不复存在。在翻阅了《峨山县志》和向上了年纪的几位老人打听,我才弄清了老城的基本历史脉络。

峨山旧称“嶍峨”,素有“临郡岩邑,省会南藩”之称。因县城东北面有嶍山、峨山,故取两山之名而叫嶍峨县。明朝正德年间(1511年),县治从嶍山之阳搬入现在的所在地,筑土城墙、建城门,是今天老城的最早雏形。历史在五百年间经历了多少的跌宕与变迁,但老城的轮廓没有大的改变。在明朝建成上街、中街、下街、南门巷(莱熏街)、徐家巷(北门街),形成“十字挑四门,东西南北交叉”的结构,清初在东西门外曾建民房,建成了东西关厢,并从下街中段修建了通向城隍庙的永安街。解放后,城墙和东、西、南、北四个城门被拆除,修建了环城东路、环城南路、环城西路、环城北路、峨峰街等新的街道,老城面积有了扩张并与练江南岸的新城逐渐连接为一体。

时代总是在变化前进的,随着县城建设和棚户区改造的加快,新的嶍峨古镇的蓝图已在老城原址上重新绘就,老城原有的北门拱辰门、南门莱熏门、魁星阁、翠秀书院等历史建筑将得到恢复重建,不远的明天,一个崭新的古镇将拔地而起,嶍峨也将旧貌换新颜。  (朱光宏  文/图)

编辑:刘玉霞
分享到:
相关链接